以后地位: 首页 -> 原创美文 -> 注释

春色谣

发布日期:2017-12-27 发布单位:  文章作者:王梦雨 点击量:

夕照熔金,暮云合璧。傍晚逐步隐去,月上柳梢,人约傍晚。西风向晚,树色催寒。听耳畔无边落木萧萧下,踏脚下黄花满地秋意浓,怎不让人起流年似水,一睹成殇之感慨。

叶舞·欣喜·欲狂

平院,我心坎深处的神往之地,此刻,一览无余。曾经哂笑过这里太小,没有足够的空间,让我宣泄芳华,放飞妄图;曾经抱怨过这里的汗青太短,没有太多的光辉,让我抚今追昔,仰望凭吊。

而今,当我终有幸与这秋意浓郁的美景相逢,顿觉相见恨晚。宽敞的门路上,两旁尽是法桐。蝉声聒噪的夏季,热流滚滚袭来,就算布满生气勃勃的叶子,行人也无意多留心。

“榈庭多落叶,慨然知已秋”。阵阵金风抽丰劲吹,那沐过春风,浴过夏雨的叶子,如今早已耐不住性质,褪去嫩绿的衣衫,换上泛黄的裙裾,纵身跃向空中,划过一道只属于这个季候的绚丽。

法桐下,甬道上,一群花儿般学子,此刻也好像这些落叶普通,成群结队,载笑载言,走过秋季。单独伫立树下,看着一片片秋叶安静吻别树梢,在空中拥抱冷风,跳起动人的舞,竟有些荣辱皆是掉,物我两忘的豪放与欣喜。

此刻,所谓伤痛,所谓仇恨,所谓沮丧,居然都静静躲藏起来,寻不见一丝踪迹……

 秋水·温婉·无声

绕过一条条巷子,走过一个个下坡,终瞥见平西湖。

“落霞与孤鹜齐飞,秋水共长天一色”,所指就是这里吧?玩皮的孩子拾起一块石子,向着水中掷去,水面出现涟漪,两只喜鹊惊觉,拍打着同党向南飞去。

晚风轻抚此岸此岸。站在岸边,当心翼翼观望水中,清澈见底。俯身去拨弄水面,没有透辟的凉意,竟觉一丝暖意传入指尖。是被河岸温柔相拥的原因,照样被阳光浸润了好久的原因?听不见一毫喧嚷吵闹,乃至流水也不再潺潺,寰宇间一片寂静。

纵目了望,水天一线处,岸芷汀兰,郁郁青青。沙洲就在朝霞的照顾下变成了青色的一块暗影,像个细谨的孩子,趴在那边。

“一道残阳铺水中,半江瑟瑟半江红。”余晖散落在水面上,闪烁着,浮动着,腾跃着。

此刻,无声胜有声。

人散·空寂·谁边

行色促的孩子裹紧了她们的大年夜衣,这风也不再温柔,一阵阵地一向歇,刺痛着脸庞。

夜已深,鄙人学铃声响起后,人们急速你拥我攘、抢先恐后地走出教室,赶往卧室。就像是怕人的麻雀,本来落了一树的枝头,在脚步切远亲近时,忽然惊骇不安,簌簌地飞走了。人们奔着跑着,很快只剩下一栋空楼。

“念寰宇之悠悠,独怆但是涕下”。黑漆漆的走廊旁边,不知甚么时候传来模糊约约的抽泣声,对面的楼上,摩肩相继房间里亮着灯,竟不知是谁在寒窗苦读?

不知不觉,我已走过最高一层。夜幕下,繁星照射着大年夜地,街道上少了些繁华,由于人流散去。昏黄的街灯映着一隅。

想像本身是根断了线的风筝。在异地异域,冷僻的时节飞来飞去,看着活力逐步退去的边沿,除可惜,便只要留恋。正如“寒城一以眺,平楚正苍然 ”。

此刻,风已捣乱心绪,依然不知该向谁边。

春色深深浅浅,故事忽快忽慢,路,照样很悠远。

  (大年夜先生通信社 王梦雨)

云鼎文娱网

图片消息

更多>>